广东省韶关市兴林农业机械有限公司 www.24hpress.com!

18985623317

产品中心

PRODUCTS CENTER
栏目导航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种植机械 > 栽种机 >

锻炼孩子的动手能力

发布时间:Mar 12, 2019         已有 人浏览

  “老爸,老师布置了一个作业,让你指导我用废弃的易拉罐做环保烟灰缸。” “妈妈,老师让我带一棵指定大小的树苗上学”……目前,省城部分幼儿园或小学生家长反映老师布置的一些作业太过“奇葩”,让孩子的家庭作业成了家长的“课后负担”。对此,合肥知名教师认为,互动作业原意是为了让孩子不“死读书”,若命题走向“奇葩”,就成了“伪创新题目”。

  省城市民刘先生,有个5岁的女儿,在幼儿园读大班。不久前,女儿告诉他,老师布置了一道“和爸爸做一个环保烟灰缸”的手工作业。“所需材料是易拉罐,自家的冰箱里就有。”刘先生当晚吃饭时,特意喝掉了两个罐装啤酒,留下空罐子当手工材料。结果,第一个很快被剪成废料。“别急,咱再来。”刘先生边安慰女儿边拿起另一个裁剪起来。“爸爸你又把不该剪的剪掉啦!”一旁的女儿不满地大声说。

  没了制作材料,又要完成女儿的作业,刘先生只好从楼下超市买了一整箱罐装啤酒。怕自己喝两罐材料不够,刘先生又请来四位好友到家吃饭,一起合力喝完一箱啤酒。其间,刘先生的朋友得知喝啤酒是为了完成孩子的家庭作业,也是来了兴趣,于是饭后也没走,而是与刘先生合力研究环保烟灰缸的图纸,一起商量制作。先后剪废了十几个啤酒罐,终于做成了环保烟灰缸。

  虽然女儿的作业完成了,但刘先生却有自己的看法。“女儿特别高兴,但我觉得,老师布置这样的奇葩作业,其实是让孩子成了旁观者,而让家长成了作业的完成者,作业的意义何在呢?”那其他家长对老师布置的“奇葩作业”是个什么态度呢?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采访了60名28岁到38岁之间的幼儿家长,他们的观点大致分为反对派、力挺派和中立派,三个派别人数相差不大。

  “有时遇到奇葩的作业题目,连拨打110求助的心都有了。”家长朱女士表示,去年植树节前夕,老师给儿子布置的作业是带一棵小树苗去幼儿园。“要求树苗个头不得超过一米,不得低于半米,园方会请专人教孩子们种树。”朱女士说,这样的作业完全就是布置给家长的。

  无奈,她只能和孩子姥爷去裕丰花市购买,发现没有符合标准的后,又到城区周边转,“孩子舅舅、叔叔听说后,也满大街地找。”朱女士说,全家人为完成这个奇葩作业转了一整天,“最后他姥爷专程回了趟肥西老家,在农户家拔了一棵个头符合的小树苗。”

  有反对的,当然也有支持的。市民庞女士是一名母亲,也是一名小学教师,她说:“老师的初衷是好的,和谐良好的亲子关系对孩子成长有益,不过在实际操作中确实有不可调控的因素。”她还表示:“其实现在学校已不太敢多布置课外亲子作业,即便有也是在校园里开展的小型活动,学校也担心在校园外布置亲子作业会出现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  市民孔女士认为,在科技发达的今天,孩子中的“低头族”不在少数。完成一天繁重的课业后,大部分学生都选择玩电脑和电子游戏来放松,占用了很多亲近自然、增强体魄、与父母交流沟通的时间。“学校为此安排一些互动作业,增加孩子与父母沟通的时间,锻炼孩子的动手能力。”

  此外,受访者中还有18名家长,虽不排斥但也不赞成老师布置奇葩作业,“作业命题少见,家长无非就是多动脑子、多跑腿,其实有孩子跟在身边,他们的想法常能逗乐你。”市民张先生举例说,一次,他指导小学二年级的儿子做老师布置的语文课外题卷填空题,题目是“纸船和风筝让()和()成为好朋友,虽然(),但后来他们又()了。”儿子的回答让夫妻俩乐了一晚,“纸船和风筝让(爸爸)和(妈妈)成为好朋友,虽然(他们为一点小事吵了一架),但后来他们又(床头吵完床尾和)了。”

  合肥168中学高中数学教师、数学组教研组长汪聪认为,部分老师以各种高难度的作业彰显“特色”,将“最终解释权”握在自身手中,解释起来也让家长“敢怒不敢言”:比如“让孩子接触了课堂之外的社会”、“锻炼了孩子的动手能力与思维能力”,再不济,至少有个“培养亲子关系”的安慰奖兜底。可问题是,如果只是家长“单独执行“,然后孩子“打卡签名”,这样的奇葩作业,还不如让家长买套蜡笔在家陪孩子画画玩。

  对此,汪聪认为,互动作业是为了让孩子不“死读书”,如果加入创新元素,就更加有意义了。不过,如果作业命题走向“奇葩”,不仅达不到亲子互动的预期和价值,还会助长孩子间的攀比。

  汪聪认为,部分老师想靠一些高难度的作业来“拓展”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,基本上就是在为难学生、为难家长。这样的做法,是老师把自己的“想象力”、成人的“创造力”强加于孩子身上。从一定角度上看,这与部分家长把自己的理想和意志强加于孩子身上一样,均属“伪创新题”、“捆绑式教育”的变种。

  “孩子的作业,老师要检查;老师布置的奇葩作业,谁来检查?”汪聪认为,面对家长的吐槽,有关校方对于老师布置的作业,量上固然要管控,内容上也不能放任不管。而作为家长,在陪伴孩子做互动作业时,不要大包大揽,适度放手才能让孩子在探索中成长。

 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吴洋 夏家敏/文 刘职伟/摄 马翔宇/饰 余红霞/图

Copyright © 2007-2022 广东省韶关市兴林农业机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   粤ICP备6289756号网站地图
QQ在线咨询
18985623317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