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省韶关市兴林农业机械有限公司 www.24hpress.com!

18985623317

产品中心

PRODUCTS CENTER
栏目导航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种植机械 > 栽种机 >

后来一些单位不分冬储菜了

发布时间:Mar 02, 2018         已有 人浏览

  “秋风,秋风,菽稷才了,青菘收尽。村肆酒旗飞舞,老媪笑语相迎。黄昏,黄昏,炊烟依依,犬吠连连。山花石涧小桥,笑声来自何人?”这首小诗题为《小令》,写于20世纪70年代。晚秋的一天,我去乌素图游玩。回家后,写下了此诗。

  诗中的“青菘”是大白菜。秋意深深,田野空旷荒凉。大豆和稷子已收获归仓,大白菜也收获殆尽。红色酒旗在暮色中不住地拂动,乡村小酒馆的老板娘笑容可掬地迎接着顾客。暮色四合。山村茅舍的炊烟升腾着,狗叫声不断。一阵大笑骤然从小桥上传来。难道是遇到老友了吗?可否去小酒馆中小酌一番?

  这首诗其中有对土默川风情的客观抽摹,更包含着我的某些主观情感。譬如对田园生活和真诚友谊的向往。其实是对桃花源式生活的向往。

  大白菜,又称菘。当地人则把大白菜称为长白菜,或干脆叫做长菜。长白菜之名源于其形状,且与圆白菜(甘蓝)有了区别。从史料中得知,民国时期,呼和浩特近郊各菜园就种植圆白菜(甘蓝)和大白菜(如抱头白、青口、菊花白等品种)。由此可知,至少在民国时期,呼和浩特已生产大白菜了。当然有可能在清代或更早些时候就开始种植大白菜。只是推测而已。

  我小的时候,至少在我们谢家大院,人们的冬储菜都是以圆白菜为主。这种被叫做“十二白”的大个头圆白菜,除鲜食外,我家还会腌酸菜。一颗十二白被切成四瓣,放入大瓮内,撒上咸盐,最后压上一块青石,瓮沿罩上白纱布,等着它发酵变酸……人们常吃的是素炒圆白菜,勾些芡,就不显得清汤寡水了。此菜是那时穷人的美味。

  20世纪70年代,我厂食堂卖的菜一般只有两样—素炒土豆丝和圆白菜。从包头某厂调来的蒋伟苓是位才女。她喜欢吃梁大师傅炒的素炒白菜。她的爱人小孟无奈地说:“人家就爱吃这一口。”

  不知从何时开始,大白菜大量走进了呼和浩特市市民家中。旧城大杂院,人们一般都有菜窖。即使住楼房也配备凉房和菜窖。冬储菜期间,有单位的人家会去单位分菜。分到后,其中的大白菜,人们用绳子把它们扎牢后,晾晒一些时候才入窖。从新城到旧城,家家户户的房屋窗台和地面上都摆放着大白菜。后来一些单位不分冬储菜了,人们便去市场买。购菜时节,可谓是全城总动员,几乎万人空巷去采购大白菜、土豆、大葱等冬储菜。

  在旧城人的巧手里,大白菜变出了许多花样。譬如我家,常用大白菜烩菜和炒醋熘白菜,还会用它来做馅。吃搁锅面时,也会放些大白菜。当然也会腌上一缸酸菜。酸菜,可烩着吃,也可炒着吃,还可切成细丝凉拌。

  老习惯面临着新挑战。城市的改造,大量没盖菜窖的新楼房的出现,对习惯购买冬储菜的人来说,着实尴尬。大白菜、土豆等只能现吃现买,或顶多买够十天半月吃的。当然在冬天,大白菜等冬储菜的价格如果能保持基本稳定,把它们从自家小菜窖里改放在卖家的大菜窖里未尝不可。但在冬天,这些蔬菜往往会涨价。母亲对此却淡然视之。她常说,菜,逢贵吃贵,逢贱吃贱。文/谢荣霄

  

Copyright © 2007-2022 广东省韶关市兴林农业机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   粤ICP备6289756号网站地图
QQ在线咨询
18985623317
返回顶部